(圖http://ext.pimg.tw/departures/49645a14e63bd.jpg

每個人這輩子到終點時總要用一個告別的方式!!

這是近來獲得八十一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電影”送行者”中很讓人思醒的一句話!

死亡向來是一個大家避諱去談的話題,我們並無法阻止時間的流逝,人總一天要帶著軀殼離開這塊塵土!

每個人在這一生當中也總要經歷過一次或數次這種人生的撕裂傷!

根本剛創立時,承接高雄榮總安寧病房的芳香服務,

當時很看重芳療的護理長,更期許芳香治療能為痛苦癌末患者擔負起另類的療護責任,

她親自到香氣館為了這些新手芳療師,上了衛教及面對生死的課程。

但我們相信再多的生死議題,也都不及自己親身的實際經歷感受來的震撼,

我們在這寶貴的經驗中學習了人生的大一課題!

有位乳癌末期患者,醫療後衰弱的身軀,讓癌末的她逐漸感到失望與絕望,

首次在病房接受到令已注射到止痛劑最高劑量的她能有片刻舒緩的芳香按摩而感動不已,

離開病房回到家後仍堅持到根本SPA做療程,

看著她每忍著身上疼痛,舉步艱辛緩慢走入療程室,為的就是讓那疲憊不堪的身軀能獲得理解的撫觸,

愛心充滿的芳療師,每當療程結束後,總會抱著一絲期待,和我討論個案的種種反應及用油,

不願讓芳療師們失望的我總陪著參與討論與期待奇蹟的出現,

有天,該個案出現的時間卻不見人影..

我們心理很明白,奇蹟並沒出現,她離開了!

接到她兒子代為轉交的卡片,芳療師接受這個事實卻也傷心的嚎啕大哭..

隨著芳療的個案經驗及生命經驗累積多了,

個人也在經歷幾次人生重大的生離死別中,逐漸看透生與死如同日夜相隨般的如此必然性,

自認應該可以更坦然面對這個議題,

實則不然,每當實際經驗著週遭朋友再次告別時,卻仍壓抑不住內心翻騰的情緒。

晚間上行動芳療師培訓課前,接到北部友人來電,日前相約見面的朋友,已於傍晚辭世!

重病的友人,得知自己的生命時數不多,

堅持利用此回我難得北上的時間,用一種前所未有的”生前告別式”和大夥做最後相聚告別。

有陣子不見的她,削瘦快一半的臉蛋,但著上淡妝,仍無損她的美,

虛弱的她硬挺著身子,在她清醒的意識中歡樂的和大夥道別。

坦白說她確實幫我挑戰世俗的一層禁忌,並突破這股世俗包縛起的正常畏懼,

既然生命的誕生是喜悅的,那死亡又何須淪為忌諱,

所以她不要在她生命結束時,身旁的一堆人哭啼著圍著她,悲傷守候著她的離去,

而選擇以灑脫的態度要親友們讓她無憾地”踏上另一段旅程”,

我們尊重她的堅持並接受她選擇的道別方式,與她溫馨渡過這個哭笑並存的最後一夜!

在她搭車離去前一刻,我給了她當日隨身攜帶的一瓶attar桂花LuLu,

彼此也給對方今生最後也最緊密的擁抱~

今日聽到她已瞌眼長眠,多日來堆砌的情感瞬間釋出,忍不住潸然淚下 ~

知道她帶著Attar桂花陪她踏上了另一段路程了,再多的不捨仍要說~ 一路好走!!

創作者介紹

飛揚細籽-pixnet

Feyond飛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