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精油中, 杜鵑  精油特別深得我心. 
不單是來自於那給予力量的單萜烯分子, 
而是那讓你看重自己內心自我價值的倍半萜烯

"前方有二條路,我會選最難走的那一條", 
在多次的醫院演講會場,
每次提及這支油總會引用電影"喜馬拉雅"的這句話,
人生的確在不同階段總會面臨兩難的抉擇. 而每一個決定亦會深深影響後來的人生面貌.

記得根本剛要成立之初,溫老師南下上課與我聊及, 
"人是芳療領域中是最重要的元素,但人的管理卻是最難的一環, 
因為有不同角度,不同位置.不同期待,不同失落.... "
坦白說,在當時. 我很難真實體會這句話之心境.

香氣館實體店面工程延誤,導致第一期芳療師的學習期比預定時間還久. 
待館內正式準備妥當就緒後,
習慣了狂熱的腦部學習的第一期同學, 
一下現場後,則殘酷的面臨了實務與理想狀態的衝擊.
不晦言的說, 在當時,自己也正處於那股從未預想到的調整期.

隨著繁瑣店務的摸索及適應,
與個案的實質應對面的衝突,   
芳療師們那股對芳療純粹而無怨的初衷. 
熱情開始降溫.
公司的制度面,福利面,個人的未來性,許多的不穩定性
皆一一動搖了對這份工作及這個空間的信賴感. 

的確,被冠上"芳療師"這個看似美麗卻平凡的再不過的頭銜裡,
除了要經歷索自我內在的層層突破與蛻變,
也得在專業知識播種後,持著耐心, 隨時間在寫實的生活中等待應證
札根是苦痛的,
根是立足之道, 過程是須不斷穿越,扭曲變形,突破困頓,才能往土裡深拓的. 
若看重的只是急於將精油專業知識填塞於腦中,
或單向期許所屬工作環境,給予快速表像穩定
往往在歷經狂熱的學習期後,依舊只有前仆後繼的選擇了放棄. 

蕨類屬陰濕環境. 菊科屬向陽環境 我並不心大的認為這塊園地必須滿足每一顆種籽
在尊重其自由意志的原則下,
不論理由為, 對於當時要離去的同事,我並無強力慰留
在當時的確換得同事們不少 "無情"及 "不惜才" 之喟嘆聲~ 

很無奈的是,有多少人能穿透這些表象結果論, 
珍惜出資的老闆兼老師, 不惜重資投注在員工身上等待其成長的苦心. 
在實際投資報酬率, 她們的離去,對於公司的損失絶對大於個人損失的倍數..... 
只是, 誰又能斷定離去的芳療師,就不能找到符合自己心性, 以最悠游自得的模式, 持續在芳療的領域開拓呢?!

"如果時間再來一次,我會選擇開店嗎?" 有時腦中不自覺閃過這樣自己玩味的疑問句!
一直到現在,這個答案是肯定的.  

回首來時路,這短短數月, 自己的確偶有 力有不逮 之時,
有時淚如雨下,而這些淚,或許來自於挫折,或許來自於埋藏著沮喪. 或許來自於不被理解的苦楚
『杜鵑』的香氣則會適時提醒自己 "天底下沒有好走的路",  
的確,有誰說人生路一定是順遂易行的,
而這又是一條自己所選之路, 只要目標於心中是清楚明確的, 
即使正處在狂風襲擊之時. 即使腳下正踏於石礫難走的道上,
皆能學習與困境共處,  學習 品味過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eyond飛揚 的頭像
Feyond飛揚

飛揚細籽-pixnet

Feyond飛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