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若進入現代撒哈拉
   行在被御除界線的空間, 無邊無際,無法能有明確的方向感
   是恐懼,也是喜悅,
   眼前的沙丘景緻隨風一吹在數秒間,有著數種的景緻變化
   沙漠是動態的,是流塑的,從不停止生長,
   看以簡單的沙漠, 原來內含豐富性
   簡單 原來是隱藏在複雜下

   行在人生的撒哈拉
   知道抓取在手上的只是包著幻象的失去
   突然看清,

我不知道自己要什麼
但我知道自己不要什麼

 撒哈拉lulu:埃及橙花,乳香,綠薄荷,爪哇過江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eyond飛揚 的頭像
Feyond飛揚

飛揚細籽-pixnet

Feyond飛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