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駁二,再出發"

只是高雄縣市民知道駁二從新出發了嗎?

陳舊的二號倉庫,穿上斬新亮白的新衣,
可惜的是.
整個空間的情境與作品呈現出不相襯的結合

或許空間是整體,陶為個體.而人是自由的移動體,
當身體游移其中原本渴望與陶激盪出火花,
窯燒烈焰的熱力仿若在白晰的空間中被強制降溫.
不見歷經上千度烈焰粹煉與釉彩多變結合的魅力,
卻看見拙性十足的切面
幾件氣力性的作品 則如麻曙般的軟叭叭陳列於架上.

好意創立一個平民式的藝術空間,
讓藝術創作者能有機會與愛好者做親近的接觸
缺乏有力的宣傳. 訊息只能在同業間流竄.
對外的陶藝展演空間卻變成陶藝人士彼此交流罷了~

我們到訪時,已為展演期最後末日.
正逄旗津窯主辦最後一場生活陶的應用
以晚宴為主題,希望呈現陶盤在飲食文化的巧妙展現
晚宴時刻,展演期即告尾聲.
只見一個個政治人物身穿自己身份的背心穿梭於展覽會場
在這空間中.
不見為陶藝而陶藝的純粹與精緻化的成果.
不見陶藝作品的光環
而是政治小丑秀場的伸展台....

創作者介紹

飛揚細籽-pixnet

Feyond飛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